贺州

中产阶级的焦虑:除了房子还能买点啥

2016年10月09日来源:楼盘网本地楼市责任编辑:zhangyunxiang


全国拥有数套房的某财富管理机构总裁陆女士这样问。过去几年她买了好几套房子。因为工作忙,她没时间“倒腾”房产,几个月前本想出手杭州的房子,结果发现G20之后,杭州的房价又涨了;她在上海的房产也是,一不留神就涨了好几百万。

她应该为此高兴吗?要继续看着手里的房子升值吗——即使涨了这么多——如果有一天房价跌了呢?

如果把房子卖掉还能投资点啥呢?房产之外,陆女士拥有600-3000万元可投资资产。作为专业人士,她目测了一遍当下股市、基金、外汇、黄金等资产类别的收益表现,又把目光投回了房市。

但,心里还是不踏实,一些惶恐,一些不安。

这不是她一个人的感觉。不仅是这些私人银行眼中的高净值客户。即使是一般中等收入人群,对此也充满疑问。他们的可投资资产也许只有几万,或者10多万乃至上百万元。他们可能已经拥有一套仍在还贷的房产,或许还在为首付奋斗,他们身在北上广或者二线、三线城市,但困惑似乎是一样的:房子还能买吗?如果不买房子,手里的钱——不管是多是少,又该如何跑赢通胀,获得增值?

10月1日,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新晋的SDR(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)货币将正式生效。前一天,央行货币政策委员樊纲表示,不能只推改革,不顾经济增长;前几年大量热钱炒作导致人民币升值,目前贬值是纠正,也顺应一篮子货币的普遍贬值。这让市场生疑:是否暗示入篮之后的人民币将开启贬值通道?

殊不知,很大程度上,汇率贬值预期也是中产“置房产”保卫财富动因之一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认为,高估汇率是所有中国问题的根源。文华广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家春则表示,外储及汇率风险已成为中国宏观风险的关键要素之一。

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看来,房地产市场不仅对企业部门的资金成本、资金来源都产生了虹吸效应,还打乱了对居民部门的未来消费支出和家庭资产配置计划。

就这样,不只是中国政策宏观调控的难度在加大,中等收入群体或者中产阶层配置资产的难度也在加大。此时和今后一段时期,市场在等待变化。

一种难言的焦虑感在不同市场、不同人群中蔓延。尤其是中产阶层,他(她)好像“病了”,得了财富焦虑症。

对中等收入人群的界定从来都可能引起争议。一些专家认为可将中等收入标准界定在年收入6万-12万元人民币左右,此外,家庭有一定数量的储蓄和其他货币性资产,家庭人均居住面积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如照此测算,目前中等收入人群规模在3亿左右,尽管一些人调侃自己“被中产”。

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,十三五规划中,中国还提出了城乡居民收入倍增计划,这意味着未来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将进一步扩大,与之相伴,财富的保值增值会成为持续的焦点。

“当务之急是改变资产或财富管理战略思维。过去十年可能大家是主动管理型,愿意承担一定的风险并获取较好收益,但从今年开始,大家可能要打防御战,安全过冬。‘现金为王’,等待机会。”光大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潘东开了个方子,“再不然就是分散投资,像专业机构那样做大类资产配置。”

但,财富能等吗?很多人会担心,自己的钱会在等待中缩水,也有很多人,他们焦虑,但似乎更为主动,一点点拨开金融迷雾,优化资产配置策略,让其资产保值增值。这些人是怎样做到的?

如果有一套穿越经济周期的中产阶层资产配置手册的话,也许可以用“专业化、安全性、流动性”等关键词勾勒其座标系。林采宜说,在负利率市场环境下,投资座标也好,投资哲学也罢,除了安全还是安全。
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